支付宝解除亚博-WTO上诉机构停摆!成员仅剩1名中国代表,世界贸易争端恐重回丛林法则

支付宝解除亚博-WTO上诉机构停摆!成员仅剩1名中国代表,世界贸易争端恐重回丛林法则

支付宝解除亚博,12月10日,世界贸易组织(wto)宣布,成员国没有就上诉机构改革方案达成一致。上诉机构正式进入停摆状态,并且不能复审新的争端裁决。这个和世贸组织同时成立的争端解决机制重要一环,在顺利运行了25年后,第一次遇到了生死存亡的问题。

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是什么?它停摆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停摆的后果又会是什么?

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

按照世界贸易组织官方说法,“世贸组织成员国争端本质上是违约”。因此世贸组织成员国都同意,如果他们认为其他成员违反贸易规则,将使用争端解决机制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单方面采取行动。这意味着所有成员国都要遵守既定的程序并尊重判决。

按照“公平,快速,有效,相互接受”的原则,目前争端解决机制有三个层面,包括相互磋商、专家组介入并撰写相关报告并给出意见。如果争议两国的一国或者两国对专家组报告不认可,最终将由上诉机构进行最终裁决。作为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一部分,上诉机构有权对贸易争端进行“终审”,因此有世界贸易“最高法院”之称。上诉机构常设七名成员,任期为四年,可以连任一届。

根据《世界贸易组织常设上诉机构上诉审理工作程序》的规定,上诉机构成员的产生由wto各成员国代表提名。然后,总干事、争端解决机构主席、总理事会主席、货物贸易理事会、服务贸易理事会和知识产权理事会的主席联合组成遴选委员会进行面试,候选人还要接受成员国的面试和询问。最后,争端解决机构在全体成员会议上所有成员达成共识后,确定拟任人员并正式任命。

任何一起贸易争端案件,必须由3名上诉机构成员联合审理做出裁决。在12月10日之前,上诉机构仅剩3位成员,包括来自印度的bhatia,来自美国的graham,以及来自中国的赵宏,前两位的任期到12月11日。即目前上诉机构成员仅剩来自中国的赵宏。赵宏于2016年被任命为上诉机构的新“法官”,是继张月姣之后第二位当选该机构成员的中国人。

因为美国对现行机制的不认可,新成员的遴选一直无法进行。从12月11日起,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只剩下一名法官,无法受理任何案件。目前世贸组织共有15个已提起上诉的在审案件,除已经召开听证会的4个案件以外,其余11个案件均无法完成上诉审理。

美国方面的述求

美国对上诉机构的不满由来已久。美国常驻世界贸易组织代表丹尼斯·谢伊就多次在wto的会议上表述了美国对改进现有机制的意见。

在今年10月的一次会议上,谢伊明确表示:“一些wto成员认为,上诉机构是一个独立的“国际法院”,其成员就像“法官”一样,他们固有地拥有制定规则的权力,而不是该规则中规定的重点审查。个中原因可能是某些上诉机构成员将自己视为“上诉法官” ,他是“世界贸易法院”的成员,而“世界贸易法院”是wto争端解决系统的“核心”,而不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上诉机构的这种广阔视野并未反映在争端解决机制中,也未得到美国的同意。”

谢伊还列举了上诉机构多个不合理之处,包括“争端解决机制给予上诉机构有最多90天的时间做最终裁决,但上诉机构经常没有遵守”, “上诉机构依靠争端解决机制中关于安全性和可预测性的提法来证明其切实理由的方法是正当的,决定草案中的拟议措词并未解决该问题”此外,谢伊对上诉机构成员的薪酬也表达了关注。“我们力求使成员国进一步了解薪酬结构,并考虑该结构可能带来的后果。我们认为,一个为违反争端解决机制规则和延长上诉期限而提供报酬的体系,与规则中迅速解决争端的目标不一致。”

谢伊还强调,要重新审视发展中国家地位问题。他认为当前发展中国家没有统一衡量的标准,这使得一些自称发展中国家的成员享受了差别与特殊待遇,损害了其他成员的利益。当然,谢伊也不止一次对中国进行指责,包括认为中国当前几乎所有指标都与发展中国家地位不符,如国内生产总值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商品出口占全球份额高达13%,且连续10年成为全球最大商品出口国等。

中国的态度

在wto上诉机构改革方案没有通过后,中国常驻世贸组织大使张向晨就发表讲话。张向晨认为,wto成立25年来,争端解决机制发挥了重要作用。专家组和上诉机构就200多个争端做出裁决,多数都得到顺利解决。香蕉、棉花、飞机、牛肉、贸易救济以及赌博案等等,那些成功化解的争端案例已载入史册。

张晓晨强调,上诉机构的存在对于世界贸易秩序的正常运行有重要意义。“上诉机构价值几何?对于尊崇多边主义的人来说,它价值连城;对迷信丛林法则的人来说,它一钱不值。对于世界贸易秩序来说,上诉机构的瘫痪可能带来不可弥补的损害和难以预料的后果。

张向晨同时也对谢伊的不满进行了驳斥。“我和谢伊大使之间的分歧并非在于是否应修改wto规则,而是从根本上我不接受美方一直试图建立的一套逻辑,即当前国际贸易关系紧张的根源,是所谓的中国的非市场经济体制和扭曲性的产业补贴政策,进而必须有针对性地制定多边规则对中国加以约束。”

未来的走向

“上诉机构的境况并不意味着wto基于规则的争端解决(机制)的结束。成员们仍将继续通过磋商、争端解决专家组来解决wto争端,还将使用wto协议允许的其他机制,如仲裁或总干事斡旋,来解决争端和复审裁决。”在wto上诉机构改革方案没有通过后,总干事罗伯特·阿泽维多并不像多数人认为的那样绝望。

但对于未来,阿泽维多没有给出更多的答案。而欧盟、加拿大和挪威准备把“临时上诉仲裁”作为替代选项。但目前大多数wto成员对此方案尚未表态,方案未来在wto成员中的适用范围还未可知。张向晨也认为:“在上诉机构恢复运转之前,虽然仲裁与上诉审理性质有所区别,但毕竟可以保持两级审理的争端解决机制。”

2020年6月,世界贸易组织将在哈萨克斯坦举行的第12届部长级会议。或许到那个时候,各方才有机会真正就解决上诉机构的问题达成一致。


急!苏州一清代古建遭人“破坏”?居民投诉,结果...

外媒:Uber和Lyft在保护乘客方面比滴滴还要糟糕

鲁媒评德尔加多现状:印证李霄鹏预判,间歇期是救赎机会

科创板百日:平均涨幅103%,自然人投资者交易占比89.8%

汇源通信:安徽鸿旭称与上海乐铮失去联系